人文王墓:西安——明秦口王朱存极陵墓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tobaccopifa.com/,沙尔克04

秦王朱存极(?-1646年)是明朝秦王朱谊漶之子,为第十五任秦王。《明史》未有记载他的袭封,但在《明实录》中有他封郡王的记录,而《明史》及《南明史》均误作为其兄长秦世子的名字朱存枢。据《陕西通志》,他在崇祯十四年(1641年)袭封秦王,崇祯十六年降李自成,崇祯十七年降清。朱存极在隆武二年五月死,后其弟朱存

《陕西通志》文:嗣王,名存极,景王弟。因景王无子,立之。崇祯十四年袭封。十六年十月十一日,闯贼李自成破城,被执,寻遇害。

上引之所以重要,就在于明确地记载着崇祯“十六年十月十一日,闯贼李自成破城,被执,寻遇害”者,实为秦景王之弟“嗣王”朱存极,恰可弥补《明史》等官、私史籍之缺失,纠正陈陈相因的错讹。

《陕西通志》纂修总裁为时任陕西巡抚的贾汉复。他在《进呈通志疏》说:“全省《通志》所关于文献匪浅。第地方久罹兵燹,残缺失次,且近代之事未经汇辑。恐世远愈湮,靡从纪载。”于是“爰驰檄诸司,搜查故本,网罗断简,敦聘名儒,修举既坠之余,辨晰[析]承讹之陋,仍质之博物官绅,详加核订。臣复再四校雠。起于康熙二年(1663),越今四载,始编纂成帙。”即康熙六年(1667)上距崇祯十六年(1643)李自成攻陷西安,时间、地点都相当接近,其记载当非向壁虚构。康熙《陕西通志》嗣王朱存极为“景王弟”,这跟《明熹宗实录》肃王“其四子存机、存极、存楅、存檥”,契合;“因景王无子”,于是由弟弟朱存极继任王位,这跟景王墓志景王只有“女一未适”的情况契合;“嗣王”存极于崇祯十四年(1641)袭封,这跟景王墓志景王“崇祯十四年”病逝亦相契合。惟景王“崇祯十年进封”跟景王墓志“崇祯十二年六月二十五日袭封为秦王”有两年之差,不能契合。以理推之,应以墓志为准。要而言之,崇祯十六年(1643)十月李自成大军攻陷西安时,被俘获的末代秦王为朱存极!

崇祯年间,陕西山西数次大旱,流寇四起,天下大乱。崇祯十六年,闯贼李自成进攻西安,守将王根子因为对军饷不满,沙尔克04射箭传书到城外,约降,乱贼从西门,北门,南门三处攻入西安,朱存枢试图从东门出逃,由于溃兵太多,没有成功,被乱贼俘虏,同时被俘的还有永寿郡王朱谊浚,值得一提的是秦王妃刘氏,见到大势已去,就说,国家灭亡,何面目以苟存?于是自缢身亡,真是贞节烈女!闯贼为了增强贼军的号召力,把朱存枢封为权将军,把朱谊浚封为制将军,编入军队,挟制他们后来一同进攻北京。大明朝崇祯十七年五月,李自成乱贼败退出北京,朱存枢,朱谊浚等下落不明。也有一说,朱存枢,朱谊浚等投降满清,不久就被满清把和后来投降的潞王朱常淓一起在北京杀害,时间是大明永历二年,也就是满清顺治三年左右。我觉得第二种可能性很大,满清屠戮明朝宗室,自然不敢记录在案,还堂而皇之在明史中记录不知所终。墓址代考!

据《清世祖实录》记载,清朝摄政王多尔衮在山海关大战之后的捷报中称,清兵于顺治元年(1644)“四月二十一日抵山海关。值贼首李自成亲率马步兵二十余万,挟崇祯帝太子、第三子定王、第四子及宗室晋王、秦王、汉王、郡王等并三桂父襄与俱来,复遣人招三桂降。……大败贼兵。追杀至四十里,阵获晋王朱审煊,获驼马、沙尔克04缎币无算”。而清代满文档案关于此事记载更为详细。顺治元年(1644)四月二十四日,多尔衮遣人“以进山海关大破贼兵捷音奏闻。奏书曰:……臣即星夜前往,于四月二十一日抵山海关,值贼首李自成亲率马步兵二十余万,挟崇祯帝太子朱慈烺、第三子定王、第四子等三子,以及崇祯宗室山西太原府晋王朱审煊,潞王府秦王,陕西省西安府秦王朱顺吉,平阳府汉王朱邵道,郡王绥德王、襄陵王、山阴王,并三桂父吴襄俱来,招三桂降,三桂不从。贼遂即围山海关。……(二十二日)大败贼兵,追杀至四十里。……追兵阵获太原府晋王朱审煊”。

关于山海关大战,朝鲜《李朝实录》亦有详细记载。据《李朝实录·仁祖大王实录》记载,甲申(1644年)五月甲午,“清国付敕书于译官之出来者,有曰:‘四月十三日有明总兵官吴三桂差副将杨新、游击柯遇隆至军请降,言流贼已克北京,崇祯皇帝及后俱自缢。贼酋李志诚[李自成]三月二十三日即位称帝,国号大顺,建元永昌,屡差人招吴总兵。吴总兵不从,率家属及宁远兵民坚守山海关,欲附清国以报故主之仇云。九王答书付来官,许以裂土封王,遂兼程前进。二十一日至山海,贼酋李志诚[李自成]领马步兵二十余万,执崇祯太子朱慈照、并其第二、第四子及太原府晋王、潞安府沈王、西安府秦王、平凉府韩王,又有西德王、襄陵王、山阴王及吴三桂之父吴襄于阵前,欲降三桂。三桂不降。……九王向海迎敌。吴总兵随右侧布阵进兵。大风即止,不意直抵贼营,败其兵,追杀四十余里,横尸遍野,晋王被我所获’”。《李朝实录》所载来源于清人敕谕,当与满文档案、《清实录》所出同源。由此可见,除崇祯太子及永、定二王,被大顺军挟持至山海关的明代宗藩成员,还有太原府晋王朱审煊、潞安府沈王、西安府秦王朱顺吉、平凉府韩王朱韶道,韩藩郡王西德王、襄陵王,代藩郡王山阴王等。

以上三种文献都明确记载,山海关大战时李自成军中的人质当中确有秦王。其中,尤以满文档案所载“西安府秦王朱顺吉”可确切无疑证明当为末代秦王朱存极。按照该档案译者说明,“我们在翻译时,遇到一些无法查找核实的人名、地名等,都以音译处理”。顾诚先生也指出,“清初相当一部分档案是满文写成的,修实录时改译汉文,就常常发生同音、近音异字的错误”,则“朱顺吉”应该就是末代秦王“朱存极”的讹写。

据《崇祯实录》记载,“自成东行,以秦王、韩王、庆王从,四月杀诸王于山西”。准此,末代秦王朱存极很有可能是在崇祯十七年(1644)李自成兵败山海关之后,在撤出北京返回西安的途中,被大顺军处死在山西境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